關於部落格
【想交FRIEND的人請至簡介詳閱,感謝您的來訪】
  • 91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PM【松隼】在月光下輕呼吾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
「沙沙沙‧‧‧‧‧」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風稍稍掃過樹梢,皎潔的月使周遭更加靜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夜已深,但並非只有月亮醒著‧‧‧‧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
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燭光不規律的震動,桔梗道館附近的宅第中,少年小心翼翼的擦拭著神奇寶貝球。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今天也辛苦你們了。」
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一塵不染的球藉著燭光反映出陣陣光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他-道館館主阿速,對此感到相當滿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匡啷‧‧‧‧‧」身後的門發出細小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這麼晚了會是誰來?帶者些許狐疑的阿速前去應門。
                   
 但只有碩大的滿月映入眼簾。
    
 正當這麼想時,腳邊突然出現些許聲響,低下頭看才搞清楚訪客的身份。
 
             
 這不是他最近勤加訓練的‧‧‧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
「耿鬼?這麼晚了怎麼會來這?」阿速驚訝的說著。
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蹲了下來輕撫耿鬼的頭,洞察力強的他發現了些許不對勁
           
 這孩子的表情-擔憂?
                 
 是我想太多了嗎?總覺得不太對勁‧‧‧
          
 這麼晚了松葉他絕不可能放任耿鬼自己來的,要來也會同行才對‧‧‧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瞬間,少年瞪大了雙眼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松‧‧‧對了、松葉呢?!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在冷冽的夜風吹拂下,少年未著淺藍外袍的衝出房外邊找邊大喊松的名
                 
 找遍了中庭都沒任何反應,真的只有耿鬼過來嗎?
     
 等等,所以耿鬼隻身前來、難道是因為‧‧‧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
「耿鬼,松他在哪?!」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
 耿鬼著急的指向天的那端,阿速向夜空看去
     
 潔白無瑕的明月映入了少年堅決的瞳裡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
「原來如此,我了解了。那就麻煩你了!」  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
 少年迅速回房,穿上外袍、攜帶配備,而後快步的衝到了中庭。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咻!房間唯一的火源被他急忙來去所產生的風掃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但燭光逝去的速度比不上他著急的腳步
      
 在房間完全暗去前,少年早已乘著比雕飛到天際。
          
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幽深的森林中,佇立著一座高聳的石塔。   
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塔的深處,幽暗的牢裡,掛在牆上的火把是唯一光源
    
 岩製的地面隱隱約約看到了兩個閃動的陰影。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「懼怕我的千里眼,所以才抓起我嗎?」
    
           
 松葉老神在在的神色依舊,問著眼前的假面男子。
               
     
「沒錯,一方面也是‧‧‧」
     
「想利用我的千里眼完成你的陰謀。我不會屈服於你的。」松葉流利的接續了話題。 
     
     
 假面男子瞟了松葉一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
「真不愧是千里眼的繼承人,而且你相當清楚我們絲毫不敢動你--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不過只要是人,就會疲累、飢餓,你能撐到何時?讓我看看你的能耐吧。」語畢,轉身離開。
     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‧‧‧‧‧‧
       
 寂靜的牢裡,松葉試著擺脫束縛,但仍舊沒有成效。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雙手被枷鎖反扣住了,神奇寶貝球也被他們拿走
   
 唯一能夠使用的千里眼卻因為這裡不明的擾動波而派不上用場。
           
     
 松輕輕的閉上雙眼深思‧‧‧ 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昨日深夜,由於頃刻間的疏忽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在訓練初生的耿鬼時,反而使其被抓去當人質
                  
 身為道館訓練家的自己,怎麼可能忍心讓他受到傷害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更何況他才剛來到這世上不久‧‧‧
               
 當時的千里眼明確的預知到自己不會有事,於是以自己當作交換條件,放了耿鬼一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
 想著想著,腦海莫名的浮現了你的身影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哈哈,縱使你能理解這種苦衷
            
 但同樣身為道館館主的你若是知道了,還是會痛罵我一頓吧? 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
「速‧‧‧。」男人無聲的喚道。
             
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冬夜的寒是不留情的,陣陣強風吹著他們
              
 擔心耿鬼受寒的阿速,遞出了自己的外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?」
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只知道眼前的這個人似乎常常來找主人,跟主人相處得很熱絡
            
 雖然自己也常被帶去找他,但實際上自己跟他並不熟。
            
 鮮紅卻純真的眼大大的看著眼前的男子,雖然有些不解但還是接下了衣物。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
 畢竟是個新生的孩子,還不懂得推辭     
          
 而且正因為不熟悉,所以不曉得阿速自幼以來的身體狀況並不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 懷中的耿鬼蓋著阿速的外袍,已經熟睡了;但冷冽的風依舊無情。 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咳、咳‧‧‧」不禁打了個哆嗦,微微顫抖的少年雙手環臂。
                 
 沒想到今天會冷成這樣‧‧‧好暈,身體好熱‧‧‧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"喏、我的圍巾借你吧,小心著涼了。"  
    
     
 憶起了過往的回憶,不禁皺起眉頭苦笑
     
 就只是身體虛了點‧‧‧你總是時時刻刻的關心我,深怕我受到丁點傷害‧‧‧
     
   
 查覺到主人身體不適的比雕,看了主人一眼
    
 阿速撫著比雕示意沒事,但和主人心靈相通的比雕更懂得其中有著別的含意
           
 於是他決定不顧主人的身體情況,加快了飛行速度。
     
          
"謝謝你,比雕。"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充滿著速度的寒風吹進了骨子裡,少年的身子越來越不適。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‧‧‧不行,一定要撐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
 現在最重要的是趕快去救他,沒錯、救他。
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   
 隱隱約約感覺得到,藉由千里眼的能力傳達到腦海裡。
              
   
 明明連周遭的事物也都無法明確偵測
             
 為什麼遙遠的存在反而卻能如此鮮明?
               
 不曉得是誰,連是敵是友都無法判別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只知道正以飛快的速度往這前來。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
 過了不久,原本的寂靜果然瞬間劃破。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喂!‧‧‧快點‧‧‧」
     
   
 牢外傳來陣陣吶喊與許多零碎的腳步聲 
   
 喔?看樣子似乎起了不小的騷動?
      
 可以期望是援軍前來嗎‧‧‧?
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「砰!」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眼前的牢門被大力推開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這裡不夠隱匿,可惡,得把你藏到別的地方去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正好是之前抓自己進牢的人,這是個不可錯過的絕佳機會‧‧‧!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在他靠近自己,要將枷鎖解開時,松睜大了艷紫色的雙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!」感受到了凌人的氣勢,小卒瞬間動彈不得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犀利駭人的雙眼透出了冰冷的紫光,散發出足以讓人窒息的恐懼。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我知道你身上有鑰匙,快點開鎖。還有,把神奇寶貝還給我。」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不再溫柔,此時的他字句清晰、毫不留情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懾服於那股殺氣,眼前雙腳顫抖的人立刻半跪下來
           
 將寶貝球全都招出,並解開了環在松葉手上的枷鎖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看在你聽話的份上,就放了你。」 
      
        
 步出牢房,附近凌亂的腳步聲也開始漸漸逼近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盡管接下來將是場苦戰,不過從當時千里眼中所感覺到的‧‧‧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現在的自己絕不是孤軍奮戰。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不知何來的信念,但如此推測的松葉決定放手一搏。 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「去吧!耿鬼!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           
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     
「白海獅,急凍光線!」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「貓頭夜鷹快避開!!!」 
           
       
 但貓頭夜鷹連動的力氣都沒了,情急之下速迅速的拋出寶貝球收回他。 
        
 失去了原本目標的光線投射至身旁的石柱,瞬息的降溫使其頃刻間四分五裂。
       
      
"好險有提早收回,不然後果不堪設想。"少年膽戰心驚的看著。
         
            
 現在的局勢‧‧‧相當不妙阿‧‧‧‧‧‧
   
   
「不愧是結梗道館館主兼警察,戰鬥力真強,不過我記得你應該沒有神奇寶貝了?」
     
「還是---」朝了幽暗處的祟動瞪了一眼
     
   
"該死!!!"看透了那股不懷好意,阿速奮不顧身的衝向前去
      
    
「那隻耿鬼也是你的?」說出此話的同時,銳利的冰柱簇擁而上!
       
     
 被對方的攻勢劃傷手臂,但也成功的護住了耿鬼。

                
「你看不出來他只是個孩子嗎?!怎麼狠的下心這麼做!」
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「在我眼裡,神奇寶貝只是工具。」
     
   
「你‧‧‧!!!」少年的內心充滿憤慨
   
            
 但面對敵方猛烈的攻勢,他只能帶著耿鬼逃跑。
       

      
「你們躲不了多久的!」假面男子大聲吼著。
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
 少年躲在不遠的岩壁後方
    
 可惡,是因為剛剛的戰鬥導致的嗎?周遭溫度越來越低了‧‧‧

 不適的身體已支撐不住,漸漸地倚靠著牆邊坐下 
 
              
「哈‧‧‧哈‧‧‧‧‧‧」體內的燥熱令人生厭,想要藉由吐息將之驅離
       
 微微暈眩的視線瞥見了身旁的幽暗,紅色眼眸寫出了擔憂 
  
 傻孩子,你這是在擔心我嗎?勉強牽起笑容做為回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嬌小的手拉著淺藍色衣袖,似乎是在意阿速手臂上的傷口
      
 就在此時,少年猛然發覺耿鬼的臂上也有傷痕
   
 剛剛弄傷的?!不對,這看起來是舊的傷疤‧‧‧
             
         
 仔細的觀察著,熟悉感一點一滴湧至心頭
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是以前在圓朱道館觀賽的時候‧‧‧
     
"雙方均失去戰鬥能力,此場平手!"
   
"耿鬼!"
   
             
 !!!!!
       
 瞬間想起一切,訝異的看著眼前的存在
 
 已經有這種能力了嗎?!
 
 雖然風險不小,不過在這種情況下,也只好冒險試試了‧‧‧!
        
      
「耿鬼,你對這傷還有印象嗎?」速指著他手臂上的傷痕
   
 猛力的點頭回應,看樣子是個深刻的經驗;一定很痛吧?
    
   
「為了能夠解除這窘境,我必須借助你這項能力‧‧‧」
   
 少年深吸一口氣,睜開的眼沒有絲毫遲疑。

             
「以我做為媒介。」
   
    
  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
     
     
 激烈的戰況周遭可見,敵人依舊排山倒海而來

        
「可惡,耿鬼、回來吧!」
   
 神奇寶貝們都筋疲力盡了,在這樣下去沒完沒了‧‧‧
      
 在此時感到一股不明襲來,松葉下意識的抓牢了身旁的石柱
          
「啾-----!!!」一陣掃蕩千軍的狂風貫徹整個走道
     
 旋風平息後,身影漸漸轉向清晰
       
「比雕!!」
    
  
 原本守在外頭的他不放心,所以闖了進來
 
 碰巧看到處境不利的松葉,於是前來搭救。
   
   
 這麼看來‧‧‧當時感覺到的人就是‧‧‧
  
          
 渾身是傷的比雕來到松葉面前,展開碩大的雙翼。

            
「這裡的空間大小是不成問題,可是你的傷勢‧‧‧」
 
 鷹眼依舊犀利,沒有任何想放棄的打算。
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‧‧‧我知道了。」松葉小心的乘坐上去,迅速的穿梭於塔之中。
     
 那股強烈的感覺又來了!
 
 隨著對比雕的指示,離前往的目標越來越近。
    
  
 旋即,他們來到了一個空曠的空間。
  
 是目前為止看到最淒慘的戰況。
    
 周遭無不散佈著鳥類的爪痕,以及冰冷的結晶
   
 飛行系跟冰系‧‧‧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
 前方似乎有些甚麼‧‧‧披風跟假面?!
    
 從比雕身上下來,前去查看
     
 是之前的假面男子,毫無反應的佇立於前。
            
 手輕輕的觸碰,從指間傳遞而來的是一股嚴寒
            
 冰製的假人?!
        
        
「哈哈哈!他拼了命的對付我,還想將我緝捕歸案;卻萬萬沒想到這並非我本人!」 
    
「你對他做了甚麼!?」 
        
「我?跟我可無關,聰明的你馬上就會懂了,哈哈哈‧‧‧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憤怒的推倒了冰像,看到了前方不遠有個小小的身影抽動著‧‧‧是耿鬼
   
 而他所守著的人,早已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。 
      
   
「速!!!」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慌忙的奔上前去,將少年攙扶到自己懷裡
      
 溫熱的血從傷口大量湧出,滴至冰冷的地面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「是‧‧松‧‧‧? 嗚‧‧‧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你怎麼會傷成這樣!?可惡,得快點幫你---」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話還沒說完,瞬間的轟聲巨響以及天搖地動同時併發

"可惡,得不到就打算湮滅事跡嗎?!"
    
 情急之下不得已,只好再次騎乘傷勢不輕的比雕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靈巧的閃避一次又一次的落石,出口進在咫尺‧‧‧!
                 
 脫出塔樓的瞬間,雄偉的高塔崩解落地。       
 
  
        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
    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 心疼的看著那嚴重的傷,右手輕放於額探溫
                  
 外面風這麼大‧‧‧果然是拖著發燒的身子硬撐。
      
       
「松‧‧葉‧‧‧‧」 
                
「乖,先別說話‧‧‧我幫你止血。」
   

 左手鬆了鬆暗紫色的圍巾,右手輕輕的游移至傷口的位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稍稍掀開了衣物查看傷勢,這才發現到其嚴重性。 

     
 叉字型的傷口,深到見骨。 

 無庸置疑,這絕對是"詛咒"。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笨蛋!!!誰叫你這麼做的‧‧‧!!!!」 
      
    
 身後,一雙小小的手抓住了自己。
           
 紅色的眼眸寫滿愧疚
         
 面對正處悲憤的主人,他已經有被責罵的心理準備了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
 但所得到的卻是溫暖的擁抱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「我不會怪你的‧‧‧傻孩子。我知道你下了這個決定,內心一定很痛苦---
                     
 當時的情勢想必沒別的辦法,只是看到他的傷勢、我還是‧‧‧」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第一次聽到主人哽咽,第一次見到主人傷心
                   
 小小的耿鬼似乎懂了主人生氣的真正理由,還給他一個深深的擁抱。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「總算‧‧‧放心了‧‧‧
   
 就怕你責怪他‧‧‧咳、咳!」 
      
     
「就算罵也是罵你‧‧‧怎麼這麼胡來?」
         
  
 其實自己清楚的知道,阿速是因為捨不得那孩子
          
 喚起曾經歷的恐怖記憶是很可怕的事,因此才會以自己作為媒介。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詛咒的殺傷力是很強的,更何況是施展在人類身上
             
 止血已經毫無意義,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是將他緊擁懷中,不受刺骨的寒風侵入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深怕你就這樣一睡不醒,於是我故作沒事的跟你聊起天來。
               
   
「你阿,就是這樣~

 每次只要一有讓你操心的事,就會奮不顧身。
 
 這點誰也比不上你;當時"阿速"這個小名也是這樣才幫你取的。」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自從那次的爭吵後,我就都這樣叫你。
                
 刻意不叫你的本名,想必你一定會在意。所以想藉此看看你願不願意改掉這拗個性‧‧‧
             
      
「呵‧‧‧是阿‧‧‧好久‧‧都沒聽到了‧‧‧」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好想在‧‧‧聽一次呢‧‧‧‧‧‧‧」    
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    
       
 緊緊皺著眉,松的心整個揪在一起。
       
       
     
「那麼,這次就‧‧‧破例一下吧!」忍住了在眼眶打轉的淚水,微笑的說。
     
       
   
 緩緩低下了頭,閉上雙眼,一兩滴晶瑩落至少年蒼白的臉上
                 
 深深的一吻,口中沾染了血的腥甜。
      
     
「隼人‧‧‧」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
 就這麼短暫的一瞬間,輕聲的一句話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但已經足夠了,嘴角揚起最後一抹笑---少年覺得自己好幸福。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
 風不再吹彿了。
   
 好不容易暖和些,懷中的人卻漸漸冰冷。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松拿起空著的寶貝球看了眼身後的耿鬼,耿鬼搖頭否決。
              
"決定跟我一起嗎?好吧。"
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失去主人的比雕內心在顫抖
              
 儘管如此,他還是決定完成主人內心的遺願---平安的送他們抵達圓朱市。
     
 不愧是他精心培育的,實在是很優秀。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但現在離圓朱市還太遠,而且這種傷勢看來也撐不久
    
 實在是不忍看到你再這樣下去,而且他一定也會心痛的‧‧‧請原諒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
 手探入了染血的衣衫,拿出了神奇寶貝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這段時間辛苦你了!」鷹眼訝異的回眸,但卻無法阻止。
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回來吧、比雕!」         
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一陣光芒捕捉了飛快的身影,失去憑藉的他們自高處直直墜落
 
 閉著雙眼的松緊擁著速;他不要少年再受到任何傷害。
        
      
     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
    
     
 睜開了鮮紅的雙眼,漫長的夜晚依舊
  
 身為靈體的耿鬼沒有甚麼大礙,馬上起身前去找尋主人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倒在不遠處的他們,因為蓊鬱森林形成的緩衝,並沒有粉身碎骨
                     
 依然緊擁著少年的松葉,頭顱流了不少血。
       
          
"他們只是睡著了。"
            
 如此相信的耿鬼坐在他們的身旁,耐心等候。
 
         
 過了不久,漸漸起風了
     
 想起當時遞向自己的淺藍外袍,和那窩心的笑容
      
            
"不能讓他們受寒。"心裡這麼想著。
      
         
 將松的圍巾稍稍鬆開,圍了一半到速的頸上
      
 並挪了點淺藍色的外袍到松的身上
                     
 耿鬼繼續守著。沒錯,他們只是太累了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
 兩人依舊靜謐,毫無聲息。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快要陷入沉睡的耿鬼,隱隱約約的看到了一抹光芒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如此閃亮,金耀奪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
「嗯‧‧‧‧‧‧」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緩緩的睜開眼眸,柔和的晨光映入眼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醒了?」
    
「咦‧‧‧松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「你睡了整整三天呢。現在感覺如何?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還是有點累,不過好多了。是說我的傷癒合了‧‧‧?」
              
 少年驚訝的撫著原本受傷的腰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
「我也很訝異,但無疑的是我們都活下來了‧‧‧」
          
「是說,讓你賺到了呢~」
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「阿?」
    
              
「你‧的‧真‧名!」
 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「你‧‧‧唉。」阿速嘆了口氣,無奈的微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木製的走廊上傳來陣陣的腳步聲,在主人宅邸裡的耿鬼跑到了屬於他的秘密基地
    
 幽暗的閣樓裡,他拿起當夜得到的美麗寶物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充滿喜愛的眼閃亮亮地,看得目不轉睛
  
                 
 ----那耀眼的虹色羽毛。
      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