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【想交FRIEND的人請至簡介詳閱,感謝您的來訪】
  • 91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鋼鍊【麟豆】- Forgive And Forgotten

 

        
            
  "追兵跟丟了嗎?!"
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"可惡‧‧‧怎麼會出動這麼多的兵力?!你成功脫逃了嗎‧‧‧?"
       
     
            
   急促的腳步聲漸漸逼近。
     
  
            
   剎那間,兩個轉角,兩個人停下腳步,一條不長的狹路。
    
   相隔著,在道路的彼端;驚訝的神情映入彼此的眼眸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"‧‧‧‧是愛德!"
    
  
  "嘖‧‧‧果然還是遇到了嗎‧‧‧?"
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「太好了,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!」麟燦笑的往愛德那邊走去。
       
           
  "甚麼太好了,你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‧‧‧‧!!"
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低頭,咬牙切齒;心中的掙扎全緊握在極度顫抖的拳頭上。

      
  「愛‧‧‧愛德?」為什麼?總覺得好像不太對勁‧‧‧‧ 
            
  
           
  "麟,對不起,希望你能諒解。"
  
           
  "這是為了保護你‧‧‧‧原諒我。"  
   
   
    
  「我‧‧‧愛德華‧愛力克上校‧‧‧‧」 
   
   
   合掌!  
   
   
  「將以追緝人造人的名義,逮捕你!」 
   
       
  「愛德?!」
      
     
          
  「啪!」練成反應的藍光極度閃耀,兩邊的出路皆被石壁封死。
     
    
     
  「殺了我之後趕快逃跑,或者乖乖跟我走,自己選一個!」
  
    
  「愛德!你這是在做甚麼?!」  
       
   
  「做甚麼?當然是逮捕你!人造人!」
   
      
    
   愛德的態度跟以前截然不同,這‧‧‧。   
   
   
   
  "古利德,我‧‧‧‧。"
       
   
  "我知道,你下不了手對吧?" 
   
   
  "‧‧‧‧‧。"
   
   
  "我尊重你的決定,所以就看你自己相不相信那個小鬼了‧‧‧。"
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
  「‧‧‧我不想傷了你,帶我走吧。」緩緩走向愛德,伸出雙手。
       
    
  「乖乖跟我到監獄去吧。」替麟銬上手銬。
        
      
       
  「哼哼哼‧‧‧。」
   
   
   一個小小的人影,躲在暗巷裡竊笑著。
   
   
  「做的很好,就是這樣‧‧‧。」  
        
       
       
   路途上,麟只是狐疑的望著愛德的背影,卻沒發現他臉上稍稍劃過的淚痕。
         
       
     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
     「哦?不僅僅是人造人,同時也是個清國來的非法入境者?」
      
    
   一位軍官滿意的看著報告。
     
     
  「是的,長官。」愛德行了個禮。
        
     
  「哈哈哈!不錯不錯!當時我還覺得很訝異,你一個孩子居然自願去逮捕人造人;

   大總統擔心你的安危,特地安排許多士兵支援;沒想到最後真的只靠你一個就完成了任務!」
   
    
  "原來那些兵力是布拉德雷派遣的?可惡‧‧‧‧"愛德心想。 
       
         
   軍官緩緩走向愛德,拍了拍他的肩。    
  
         
  「親眼見識後也不得不佩服了。不愧是天才的鍊金術師,身手果然不同凡響。
  
   這次升官一定有你的份,恭喜啊!」 
           
      
  「是的,謝謝長官。」愛德禮貌性的鞠了一躬,轉身離開。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    
    
        
       
      愛德身心疲憊的走到了麟的牢房前,隨手拿了個椅子坐下。
      
      
  「愛德?你怎麼了?臉色好差。」
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"「放心吧,我沒事的。」好想這樣回答你,但‧‧‧‧。"
        
       
       
  「你居然不先問我為什麼抓了你?」
     
    
  「我的確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,但我相信你!你一定有苦衷對吧?」
     
    
  「你‧‧‧‧‧,反正,從今天開始我將會一直監視你,最好別給我輕舉妄動。」
    
   
  「是是是~我會乖乖的,不會給你添麻煩的!」麟笑著說。
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"你這種時候還笑得出來阿‧‧‧哈哈,真的是‧‧‧‧。"愛德裝作不理睬的想著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
   闇色漸漸降臨,月夜高掛於天,轉眼已步入深夜。
     
       
   因為不明的雜音,麟睡的並不安穩。
       
    
    
  「咻咻咻‧‧‧‧!」突然,閃閃的光芒干擾了睡眠。 
   
          
     
  "是練成反應‧‧‧?"
      
      
     
   張開眼,發現愛德正面對著牆邊。
       
    
      
  「小鬼,怎麼連你也進牢房了?」
      
     
  「?!‧‧‧阿,是古利德嗎?」愛德轉頭問道。
   
   
  「是阿,麟那傢伙睡的可真熟,所以反而是我被吵醒。
  
   是說這麼晚了在鍊成甚麼?不怕被發現?」  
        
     
  「今夜只有我留守,在加上這是監獄最深處的唯一一間牢房,所以不用擔心。」
     
   愛德巧妙的避開了"鍊成甚麼"的問題。
   
     
       
   說完之後,愛德緩緩低下頭。    
    
     
      
  「吶,古利德。」
   
         
  「嗯?」
   
   
  「答應我,好好保護麟。」
    
   
  「這我當然知道---
      
   是說,你別勉強自己阿。看的出來你有很多說不得的事,對吧?」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  「唉‧‧‧是阿。」愛德嘆了口氣。
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古利德走向愛德,輕輕的抱著他。  
      
      
  
  「放心吧,那個傻瓜會相信你到最後一刻的!」
       
       
  「恩‧‧‧謝謝你。」愛德閉上眼簾,感受那窩心且溫暖的擁抱。
 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
     
     
   一個星期下來,都處於相近的模式‧‧‧‧ 
   
             
      
  "雖然愛德還是不理不睬的,但我相信他一定都有在心裡思量我說的話!
   
   三餐也都比想像中的好吃,老實說過的挺不錯的啦~"麟打從心底裡想。
    
   
  "雖然不知道那小鬼到底在打甚麼鬼主意,但每夜看到他忙的那麼疲累,
     
   還是會忍不住起來鼓勵他。"古利德回想著。
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
   但,平淡的日子,總是不恆久‧‧‧‧‧。          
      
          
      
  「呼阿阿阿~今天也睡的好‧飽‧喔!」   
       
   
             
  "你這傢伙‧‧‧‧一點都不像是在坐牢阿||||"
      
      
  "哈哈,可是真的很好睡嘛!"
      
          
      
  「咦?愛德還沒醒阿‧‧‧。」麟瞄向愛德的方向。
       
        
       
   透過牢欄的空隙看到愛德的睡顏,不知不覺的,
        
   手漸漸伸了過去,想撫摸愛德的臉龐‧‧‧‧‧‧
       
       
      
  「咻咻咻~~!」一陣藍色強光閃起!
      
   
          
  「嗚,好痛!」麟即刻將手抽回。
         
    
             
   愛德揉了揉雙眼,隨即張開。
    
     
        
  「我特地在所有牢欄上動了手腳,人造人碰不得的。」
         
     
   故作鎮定的語氣,故作堅強的眼神;但唯一真實的卻是那極痛的心。
      
    
           
  "所以這幾天晚上,那個小鬼東忙西忙的就是為了‧‧‧?!"   
      
       
           
   麟以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愛德。
        
         
  「我不懂,你‧‧‧為什麼‧‧‧‧,愛德‧‧‧你就這麼討厭我嗎?」
        
       
      
   金髮人兒的心跳瞬時漏了一拍。
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「‧‧你‧‧‧‧‧‧我‧‧‧‧。」愛德眼神慌亂到不敢直視。
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
  "可惡,可惡‧‧‧‧‧!"
     
             
     
  「你就只是個囚犯,你認為你有資格問我話嗎?!」
        
   愛德心痛的吼著,快步跑離了牢房旁。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
  「愛德‧‧‧愛德‧‧‧‧‧‧。」麟瞠目結舌的跪了下來。
       
       
        
  "麟,對不起,對不起‧‧‧‧!!"
        
   一手掩著不斷流下的淚水,在長廊上奔走著。 
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  
   一直到了深夜,愛德都還沒有回來。
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
  "麟,別喪氣了。你也猜到了那孩子有苦衷的,不是嗎?"
         
         
  "我當然知道!但為什麼‧‧‧‧不多少告訴我一點實情‧‧‧?
      
   我可以和他共同分擔啊!"
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
   正當麟頹喪之餘‧‧‧
         
       
         
  「磅啷!」不遠處出現玻璃碎裂的聲音。
   
              
   
  "是誰闖進來?!"麟緊張的向外邊看。
       
       
        
  「躂!躂!躂!躂!」急促的腳步聲逐步逼近。
       
   
   身穿軍服,紮成一束馬尾的金髮在快速奔走的情況下不斷飄逸著。
       
       
         
  "愛德?!"
         
       
       
  「麟!後退!離牢門遠一點!」愛德從口袋中掏出鑰匙。
       
       
  「愛德!!發生甚麼事了?!」
      
          
  「現在沒空!等等在跟你解釋!!我現在需要進去,所以你快點‧‧‧」
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 話還沒說完,一道迅雷不及掩耳的黑影衝了過來,打掉了愛德手中的鑰匙;
                 
   被劃過的髮圈也瞬間斷裂,金色長髮在夜色的襯托下披散開來。    
          
   
       
  "這股氣息是!!"古利德瞬間感到無比驚恐!
         
       
   
  「愛德華‧愛力克,你真是太會拖了‧‧‧弄的父親大人很不耐煩。
   
   所以‧‧‧我就親自到訪囉~」
  
         
   一個小男孩,用稚嫩的聲音說著。 
       
    
  「普萊德!!!」古利德大聲叫道。
         
    
  「好久不見了!古利德。看看你,被關在裡面甚麼都不能做‧‧‧。」普萊德邪笑著
        
      
           
  「咻咻咻!!!」愛德利用附近的油燈練成強烈的光芒,逼退了普萊德的影子。
       
   急忙的拿起鑰匙,開啟了牢房的門。
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「!!!!‧‧‧‧愛德華,你居然敢趁我不注意的時候‧‧‧!!」

                  
  「誰叫你那麼多話!」
       
        
  「哼,算了!這是你自討苦吃‧‧‧!」
       
   黑影拿起了暗藏的利刃,疾速的掠向了古利德!
   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
  "糟!!快到來不及防禦!!"古利德心一慌。
        
           
       
  「碰!」
       
   麟瞬間被推倒。
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黑影連同利刃貫穿了愛德的腰際。
       
       
       
  「呃阿阿阿!!!」一聲劇痛的悲鳴。
      
    
  「愛德!!!!」
  
   
  「哈,我早就猜到你會去救他‧‧‧‧‧。」
      
  「可惜那邊太暗,你倒在那兒,我反而很難繼續處置你‧‧‧‧‧。」普萊德舔了舔嘴唇。
        
     
  「愛德,愛德!!」
      
      
  「我‧‧我沒事‧‧‧‧嗚。」 
      
   雙手合十,愛德利用鍊金術快速的將牢門關上!
        
   
           
  「咻咻咻~~!!」黑影碰到了光,被落的節節敗退。
         
        
   
  「這是?!」
     
     
  「哈‧‧‧我也早就猜到‧‧你會來‧‧‧‧所以‧‧‧」
       
       
        
  "「我特地在所有牢欄上動了手腳,人造人碰不得的。」"
    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"原來愛德這麼做的目的是‧‧‧‧!!!"麟瞬間恍然大悟。
         
       
  
  「呃‧‧‧‧。」藍色軍服浸滿血跡,愛德不支倒地。
       
  
  「愛德!!!!」麟趕緊衝去攙扶。
         
   
  「古利‧‧德‧‧快,快點‧‧‧到牆邊。」
        
      
  "牆邊?"麟瞬時感到疑惑。
         
   
  「我知道了。麟,剩下的交給我吧!」古利德說。
      
   
               
   古利德將愛德扶到牆邊,利用鍊金術開啟了一條極深的地道。
         
     
          
  「你這小鬼‧‧‧‧‧!」古利德訝異的看著。
       
     
  「哈哈‧‧‧為了‧‧這個‧‧‧‧我這幾天可都‧‧很辛苦阿‧‧‧。」愛德喘著說。
       
       
        
  「可惡!怎麼可以就這樣讓你們脫逃!」普萊德憤恨的喊著!
           
         
   盡管停住了他的攻勢,但現況還是相當危急。
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「快‧‧‧快逃‧‧‧‧‧麟‧‧‧‧。」愛德漸趨暈厥。
         
       
  「愛德!!你振作一點!」橫抱起愛德,快速的步入地道。
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
   
   
  「呼,呼‧‧‧這地道真深,還好一路上都有燈光照明。」
       
       
  "麟,我看你也累了。先休息一下吧?"
         
  "也好‧‧‧‧。"
        
  
   緩緩的放下愛德,讓他倚靠在牆邊坐著。
          
     
  「嗚‧‧‧恩‧‧‧‧‧‧。」
       
        
  「愛德,對不起,剛剛急著趕路,還沒幫你包紮傷口‧‧‧‧。」
         
        
   麟急忙的從自己的黑色大衣撕下長長一角。
 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你‧‧‧傻瓜‧‧‧怎麼帶著我‧‧‧‧‧一起逃走,
          
   如果‧‧‧被我拖累了‧‧‧‧你要怎麼辦?」
      
     
  「笨蛋!你說這是甚麼鬼話!身為君王絕不能拋下自己的子民!」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「身為古利德大爺的我,也絕不容許自己拋下靈魂的家人!」 
          
         
   看到兩人大聲喊道,愛德忍不住苦笑。
          
     
  「哈‧‧‧‧你們兩個‧‧‧還真是‧‧‧像,

   怪不得‧‧會‧‧相處的這麼‧‧‧‧‧‧‧呃!」
         
       
          
   愛德突然感到不對勁,趕緊摀住嘴。
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
  「愛‧‧‧‧愛德?!」 
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我‧‧嗚‧‧‧‧咳‧‧‧‧咳、咳!」
        
   
             
   摀住嘴的手完全擋不住,大量的血瞬間自指縫中流下。
       
       
        
  「愛德!!!」麟驚慌的抓住愛德的肩膀。
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咳‧‧‧好熱‧‧‧傷口、突然好熱‧‧‧‧咳!」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
        
  "麟‧‧‧該不會‧‧‧!"古利德有不祥的預感。
        
           
   麟掀開了軍服,仔細看了看傷口‧‧‧‧ 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「血的顏色變好深‧‧‧該死!那把利刃有毒!」
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「哈‧‧哈‧‧‧麟‧‧我‧‧‧咳、咳‧‧‧‧」
      
       
  「愛德,別說話!我現在就幫你把毒血吸出來!」
       
          
   
   麟一手摟著,讓愛德躺臥在自己懷裡,屢次的低下頭幫愛德吸出毒血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「呃!嗚嗯‧‧‧‧‧」
         
   
  「愛德,會有點痛,忍耐一下‧‧‧‧」麟心疼的說。
 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
   處理完畢後,麟小心翼翼的幫愛德包紮傷口。
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
   手輕輕的,撫著愛德疲累的臉龐,理著凌亂的髮絲。
      
   看了看沾染鮮血的軍服,望了望佈滿血痕的周遭。
         
          
   用手擦拭自己嘴邊的鮮血,凝視。
       
   這些,都不是自己的血;而是最深愛的‧‧‧‧‧‧‧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眼眶開始慢慢浸濕,如果受到重傷的是自己,愛德就不會‧‧‧‧‧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「嗚‧‧愛德‧‧‧‧我‧‧‧」哽咽的說不出話。
             
         
   眼淚不小心降下一滴,滴在懷中人兒的臉上。 
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
   近乎同時,虛弱的愛德吃力的舉起了手,撫著那傷心欲絕的臉。  
       
        
    
  「別‧‧哭‧‧‧‧麟‧‧。能替你‧‧擋下‧‧‧這一擊‧‧‧‧我很高興。」
     
  「為了你‧‧承受‧‧如此大的痛苦‧‧真的‧‧‧‧很值得。」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
  「愛,愛德‧‧‧嗚嗚‧‧對不起,愛德!原諒我!!」麟整個抱住愛德,痛哭失聲。
 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「傻瓜‧‧‧,我哪時候‧‧‧怪過‧‧你了?」
       
  「吶,你‧‧不是最常‧‧‧‧笑容滿面的嗎‧‧‧?我喜歡你笑‧‧‧
   
   所以‧‧‧別再哭了‧‧‧好嗎?」
           
         
  "傻小子‧‧‧別再哭了,那小鬼他都這樣說了,不是嗎?"
        
        
  「嗚恩‧‧‧‧‧謝謝你們。」
      
    
  "你剛剛又趕路又難過的,很疲憊吧?接下來換我吧!
   
   總不能一直待在這,遲早會被追上的。"
        
  
  "謝謝‧‧‧‧麻煩你了,古利德。"
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    
  
  
  
   一雙長劍,切斷了阻隔兩人的牢欄。 
    
         
       
  「你也未免太慢了‧‧‧‧‧拉斯。」
       
  
  「真不好意思,想從軍部那兒脫身,在程序上得花上不少時間‧‧‧總統可不好當。」
   
   
  「哼,」普萊德將視線轉向地道「他們往那裏逃了。」
         
  
  「居然一星期就造出了這麼深邃的地道?了不起‧‧‧‧不過‧‧‧」
   
        
  「歷練果然還是不夠阿,三位天真的小朋友。」拉斯仔細的看著路上綿延不絕的血跡。
       
      
  「哼,走吧!」早已迫不及待的普萊德,在滿溢的笑容中散發陣陣懾人的殺氣‧‧‧
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 
   
  「呼恩‧‧‧‧‧」 愛德踉踉蹌蹌的走著。
   
           
  「愛德,你的傷還沒痊癒,真的不要勉強自己‧‧‧」
       
       
  「沒問題的,好歹我也是個軍人‧‧‧而且,剛剛已經麻煩你這麼多了,怎麼好意思。」
       
       
      
  "真是倔強阿,這小鬼‧‧‧"
     
     
  "沒辦法,愛德在這方面很固執的‧‧‧‧"
       
      
  「好吧,那你自己走。如果真的太累了就一定要說!」
      
       
  「好啦好啦~真是的,好囉嗦噢你‧‧感覺好像把我當小孩子看。」愛德嘟嘴的看向麟。
    
        
  「哈,誰叫你~都不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~」麟回了個燦笑。
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
   原本直挺挺的一條路,在過了一個拱門後,開始出現許多岔路。
       
       
       
  「阿‧‧‧‧這裡‧‧‧」愛德抓抓頭。
      
  
  「我的地道只有做到剛剛為止,接下來的部分是跟軍部地下廢棄基地作連接,所以很多岔路。」
       
       
  「那該怎麼辦?」
       
    
  「放心吧,這裡的地圖我有‧‧‧‧」自軍服的內側口袋拿出一張紙。
        
  
  「呃‧‧‧‧這|||。」攤開地圖後愛德的臉極度鐵青。
       
       
  「怎,怎麼了?」
       
    
  「上面沾滿血,看不清楚了‧‧‧‧」愛德一手扶額,一手將地圖轉向麟的方向。
             
        
  「哈哈哈!!!」麟捧腹大笑。
     
      
  「那還不簡單,靠直覺走吧!」
         
       
  「什‧‧什麼靠直覺阿!!!這裡有多少通道你知道嗎?!」愛德整個傻眼說著。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
    
   盡管如此,不走也不是。於是只好開始猜測出口可能的方向。
      
      
          
  「結果最後還真的靠直覺走阿‧‧‧‧」愛德一臉無奈。
       
       
  「沒辦法囉,總不能停留在原地阿!」
       
       
  「哈,這麼說也是啦!」 
        
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步上許多層階梯,漸漸往高處移動
              
   同心協力爬過不少損壞的地區,最後他們到了一間巨大的軍火庫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
  「真壯觀‧‧‧‧‧」兩人瞠目結舌說道。
       
       
  「真不敢相信,這麼碩大的空間以及豐富的資源居然就這樣廢棄掉‧‧‧」麟說著。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「聽說是因為被敵軍發現,而不得不廢棄並封死入口。
          
   我也是利用特權去圖書館查,才知道這邊的;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既然已經是所知無幾的地帶,那也適合逃跑,所以才決定將地道銜接到這來。」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
  「原來如此‧‧‧‧」 
     
       
       
   兩人開始在軍火庫之間找尋出路,發現了一道很長的橋,兩旁擺滿了炸藥。
       
       
     
  「這條橋挺寬的,應該不需要擔心附近的炸藥‧‧‧‧」
       
      
  「恩,那就快點走吧!」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兩人在橋上快速跑著。
        
       
     
  「呼‧‧呼‧‧‧嗚嗯‧‧‧‧‧」愛德的速度突然慢下來。
       
       
  「愛德?」
       
       
  「我‧‧沒事‧‧‧‧哈阿‧‧哈‧‧‧」愛德感到些許暈眩。
    
          
  「不行,你太累了!來,我背你吧!」麟小心的背起了愛德。
      
      
  「對不起,又這樣麻煩你‧‧‧‧」
      
    
  「傻瓜,怎麼這樣講!你現在可是個傷患,光是要走路就已經很吃力了!」
       
       
  「呵‧‧‧‧也是。」愛德略為自嘲的一笑。
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
   愛德雙手環著麟的臂膀,一頭埋在他那可靠的背。
 
       
        
   就在他們快通過橋之時...!!!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躂..躂.躂、躂!!!」一個身影伴著腳步聲快速掠過!
      
      
  「那是什麼!?」
       
    
              
   古利德趕緊硬化身體,緊緊抱住愛德!
     
    
       
  「鏗!鏘!」一刀刀砍向古利德堅硬的身軀,金屬的聲音伴隨者劇烈的火花起舞!
         
       
  「碰!」在追加用力一踹,古利德和愛德瞬間被踢飛。  
     
     
     
  「嗚阿!」兩人雙雙飛遠倒地。
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你們兩個倒是挺會溜的‧‧‧‧」卸下了平常戴著的眼罩,露出了眼球上的銜尾蛇記號。
        
        
  「拉斯?!」古利德驚愕的看著。
       
        
  「以為用那種小小的技倆就攔的住我們?再說這裡可是軍事基地,
         
   就算被廢棄了,我對於路線也再熟悉不過。」漸漸將雙劍舉起,預備了戰鬥姿勢。
  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只能說,你們終究還是太天真!!!」睜大眼眸,攻勢席捲而來!
         
        
  「嗚!可惡!到這種地步也不得不拼了!」全身硬化的古利德迎上襲擊。
       
   
                 
   戰鬥的火花一波波激起!訴說的戰鬥激烈的程度!
       
   
               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
  「嗚恩‧‧‧‧」愛德從黑暗中慢慢清醒,視線漸漸轉為清晰。
    
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
   看到了倒在附近的黑髮男子,動也不動。
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 
  「麟?!」忍著傷痛急速的衝了過去。
   
           
  「麟!你怎麼了!」 
       
   
              
   愛德仔細的檢查麟的傷勢,卻沒有發現任何嚴重的傷。
        
     
     
  「布拉德雷那傢伙‧‧‧剛剛打爆了裝有麻醉氣體的彈藥,

   我不小心‧‧‧吸入了氣體,現在‧‧‧沒辦法動了‧‧‧」
  
  
  「所以愛德‧‧‧你快點逃,別管我了‧‧‧」           
   
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「渾蛋!不可能放你一個人在這的!!無論如何都要一起走!」愛德怒吼。
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
   愛德的視線轉往剛爆炸完的方向看。
         
     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"有煙‧‧‧就是麟剛剛指的麻醉毒氣吧?看樣子布拉德雷想等毒氣散了再過來解決我們。"
          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
  「麟‧‧‧我馬上回來。」愛德往離麟一段距離的橋邊走去。     
    
  
            
  「愛‧‧德,你要做甚麼‧‧‧?!」   
      
       
     
  "用鍊金術的瞬間,閃耀的藍光會馬上透露出我的位置‧‧‧"  
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 "布拉德雷不用慢慢等煙霧散去,知道了明確位置後就可以馬上衝過來砍了我"  
          
         
  "不過‧‧‧還是賭賭看吧!!"
        
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「啪!」金髮少年雙手合掌!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「碰!」手掌貼地,藍光自掌與地之間瘋狂躍出。
           
   
           
  "在那裏‧‧‧!!"看準了位置的布拉德雷憋住氣,快速奔馳而去!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「以為破壞橋就沒事了?!太天真!」  
    
       
  「!!!」愛德恐懼的神情表露。
         
        
     
   但就在下一秒! 
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
  「的確是要破壞橋沒錯!但同時也要把你炸得遠遠的!」眼眸突然轉為自信。
      
         
   藍光瞬間衝向了橋邊,靠近布拉德雷的所有的炸彈。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  
   砰轟轟轟!!!!瞬間多數炸彈同時引爆!
         
   瞬時橋道崩壞,更多嗆人的煙霧蜂擁而至。  
       
    
       
  「麟!!!」愛德硬是扛起了麟,使盡全力的衝向出口。
        
    
              
  「愛德!小心!」
      
      
   瞬間兩把長刃急速飛來!
         
       
  「鏗啷!」古力德硬化了身體,順利的擋掉了其中一把。
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「咻!」另一把飛速劃過了愛德的左肩!劃出一道長長的傷口,帶著噴出的血一起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「嗚!」愛德微微皺眉。
    
   
  「愛德!」
       
        
  「我沒事!!別擔心我!!」
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狼狽的身軀增添了新的傷口,但少年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。
    
   
  "可惡‧‧‧不可以在這就輕言放棄!!!"   
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  
  「別以為可以逃的掉!!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
   恐懼的死神之影自橋的另一端飛躍而至,普萊德的再度襲擊!!!
                
   
  「可惡!!別小看我們!!!」古力德勉強動起了極度麻痺的手臂,幫愛德擋下一擊又一擊!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  但最強之盾對上的可是最強之影,在極度不利的情況下開始出現了裂隙;
      
      
   麟的手臂開始出現傷痕,並逐逐滲出血來。
     
  
  "撐下去‧‧‧‧撐下去啊!!!"     
       
        
   已經幾近衝到了出口的愛德,讓普萊德慌了。
              
    
  「真是夠了!你們這些不安份的家伙!」影子瞬間變長,快速的絆倒了愛德!
      
       
  「嗚啊!」愛德跟麟雙雙跌落到出口處。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"糟了!!!"愛德跟麟同時心想!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
   咻咻咻咻~~~!!!!


             
  「!!!」普萊德睜大憤怒的雙眼,一發不語。
       
        
  "哈,這次算你們幸運。"布拉德雷心想。
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
   影子停在兩人的眼前,動彈不得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 
  「難不成‧‧‧?!」
       
           
  「看樣子沒錯‧‧‧!這就是容器的邊緣、中央的界限!再過來的話他就會死!」
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「真是太幸運了‧‧‧!那就趁現在!」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
  「啪!碰碰轟轟轟!!!!」
          
   
   藍光再度響起,伴隨著出口被破壞的落石聲,以及普萊德不甘願的怒吼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
  「可惡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!!!!!!」    
    
   
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     
             
  
  
  「嘩啦啦啦啦‧‧‧‧‧」
      
    
   小瀑布流進平緩的溪流所產生的沁涼協奏曲
        
   以及些許穿梭躍動在樹蔭間的陽光,輕輕喚醒了暈厥的人。
 
          
       
  「‧‧‧‧‧‧」緩緩的睜開眼簾。
          
         
  "看樣子‧‧麻痺的藥效是退了‧‧‧‧"古利德起了身。
    
    
  「恩‧‧‧‧」遠處有聲小小的呻吟。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「!」聽到了愛德的聲音,馬上跑了過去。

  
  「小鬼‧‧‧你沒事吧?!」
        
   
  「呵,腳好像有點骨折‧‧‧」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 沒料到出口處後的路道經長年累月下已脆弱不堪;
   
   破壞出口的同時,連出路也一併遭受波集,結果三人就從高處跌落至此。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「對不起,原本是想要幫你們脫逃、結果卻‧‧‧」       

 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笨蛋!」
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
   
  「咦‧‧‧?」愛德愣住了。      
     
  
  「你有成功的救我們出來不是嗎?而且你看看你現在傷成甚麼樣子!!!」
        
  「你這樣怎麼還有辦法自責?!我實在是搞不懂你!」古利德生氣的吼著。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「我‧‧‧」
       
  「我真的好怕,你們會恨我!對於我一開始的舉動、如此的惡劣的‧‧‧!!!」
         
  「?!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
  他抱住愛德。
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就告訴你別一個人苦撐了‧‧‧」
            
        
  「麟‧‧‧‧?」
        
   
  「吶,是阿。我醒了。」  
             
  「告訴我們吧?事情的前因後果‧‧‧‧」
         
        
  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最近有個人造人,在中央市區似乎暗中行動著,造成人民極度的恐慌。」
       
  「在場的各位,都是我引以為傲的部下,有誰自願去追捕的嗎?」
       
   布拉德雷瞇起雙眼,滿臉微笑的問著。
     
             
     
  「人造人耶‧‧‧抓到的話不知道可以升多少階的官階!」
     
  「但是那麼危險的人物,真的辦的到嗎‧‧‧?」
   
  「我看能不喪命就幸運了吧!」
         
   許多將領議論紛紛著,唯獨一個金髮男子站在角落獨自深思。
 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「看樣子是沒有人嗎?」布拉德雷稍稍環顧四周。
     
      
  "?!"愛德驚恐的抬起頭瞪著布拉德雷。
          
 
  「那麼這樣‧‧‧」
   
              
  "不要‧‧拜託不要‧‧!"
    
   
  「我只好‧‧‧親自‧‧‧」
   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「我自願!!」
        
      
       
     
        
   眾人的視線瞬間全移轉至角落。
       
         
  「報告!布拉德雷大總統。我、鋼之鍊金術師,愛德華‧愛力克,
  
   願意獨自前往,追捕人造人!」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「非常好!就是要像這樣!」
         
  「那麼其他人,請退下吧。我要和愛力克上校私下討論討論。」
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 一一離開後的人群,沉重的門關上了。
          
   但此時的氣氛,並非單單門的沉重所能比擬。
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為什麼非要這樣逼我不可?!」
        
   
  「真聰明,你老早就知道我是故意的。」布拉德雷輕佻的說。
          
        
  「你!!!!嗚?!」憤怒的愛德舉起的右拳瞬間被黑影纏住。
         
          
  「父親大人說用甚麼手段都好,他想抓古利德回去,跟他好好談談!」一個男孩緩緩走近。
       
  「拉斯跟我,都會看著你。不過你想耍甚麼花招也沒關係,畢竟這樣才有趣嘛!」
          
  「只是‧‧‧‧」男孩的臉逼近了愛德的臉,瞪著。
   
  「可別玩得太過火,不然你們後果如何,不用我說你也知道吧?」
              
   
  「呿、我不會讓你們傷麟分毫的!!!嗚?!」黑影瞬間將愛得整個束縛住。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「哈哈哈哈哈!!!那就讓我看看吧!」
     
     
   其中一道黑影輕輕劃過愛得的頸項,血緩緩流出。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「讓我看看‧‧‧‧你要怎麼救回你心目中最愛的人‧‧‧?」
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
      
       
  「你這個笨蛋‧‧‧‧」麟傷心的看著愛德。
                 
  「你多多少少可以透露一些阿!暗示甚麼的都好、不是嗎?!」
   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麟、我‧‧‧‧!!!!」
         
         
       
   輕輕的一吻,覆上愛德的唇。
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
  「你這樣,我會愧疚,會心疼阿‧‧‧」
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兩個人兒無語許久,只是緊緊的抱著對方。
         
       
   
  「不會吧‧‧‧睡著了?」麟看了看愛德。
         
   
  "臉‧‧‧有點紅暈‧‧‧?!"
      
      
     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
  「呼‧‧‧‧」微微的字口中吐出熱氣。
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「還說我把你當小孩子看!看看你,傷口發炎了也不說聲,這種晴朗的天氣還發高燒!」
 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哈,我也救了你不少次,別計較了‧‧‧就當扯平嘛‧‧‧」愛德微微張開眼眸說。
    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好好好~扯平扯平!」
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  
   麟自溪邊端了些許的水過來。
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「吶、麟‧‧‧‧」
       
   
  「嗯?」
          
      
  「在監獄裡的那段時間,我真的‧‧‧‧很‧‧‧抱歉」
        
  「原諒我,好嗎?」
  
   
  「哈哈‧‧‧」
   
  「我把當時你說的話‧‧‧」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"「傻瓜‧‧‧,我哪時候‧‧‧怪過‧‧你了?」"

              
  「原封不動的還給你!」
           
         
  「你這樣吊兒啷噹的、沒享到記性這麼好阿‧‧‧」扶著發燙的額,愛德些許無奈的說。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
  「喏、這是我在附近採到的藥草,吃了才快點好!不過有點苦就是了。」
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「知道了,拿來給我吧‧‧‧」輕輕閉上眼,愛德手伸出作勢要拿水。
         
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「麟?」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
   突然一股微苦自口中蕩漾。
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 "笨蛋、我又不是小孩子,還餵藥給我‧‧‧‧"  
         
  
   
   雙手輕環著麟的頸部,讓吻能更深入些。
        
        
   臉頰上浮起了些許的紅暈,是因為發燒的緣故嗎?
    
   還是‧‧‧‧‧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全文完>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
 
         
          
  
            
  
 

     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