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【想交FRIEND的人請至簡介詳閱,感謝您的來訪】
  • 91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鋼鍊大豆 病 第二章 (作者:神君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「住手……嗚!」因感到疼痛而發出陣陣無力的嬌聲,而令他感到疼痛的人也不斷的繼續他的動作。
  「忍耐一下…很快就習慣了。」他安慰著。
  「不要……痛阿!」

  一拳飛了過去!立即打中了目標。
  被打的人臉上出現了紅印,而打的人則收回了拳頭,臉上也表現出一斯的訝異。
  「你為什麼不躲開?」打的人問著。
  被打的則笑著:「現在的情況當然是病人最大。」又說:「而且這樣子抱你也很難躲開呀。」
  「你這傢伙……」臉紅還是臉紅,他怒視著被打的……
  沒錯,他們兩個現在的狀態還挺讓人小驚訝,被打的是抱著打自己的人,抱的方式則是公主式抱法。不過一般來說,被抱的是女性還不會吃驚太久,現在被抱者是位男性,沒錯就是男的,吃驚程度當然會比較大。
  「死無能快放我下來!」被抱者開始掙扎,但是掙扎沒多久卻因自身帶傷而痛到沒力去做。
  「我說鋼…你也很誇張,竟然就倒在浴室裡。」想起這小傢伙倒在浴室又光著上身,看的讓他覺得……這傢伙真是不懂得照顧自己。

  「吵死了,你這無能上校!」想起自己光著上半身又倒在浴室,更恐怖的是竟然還被眼前的討厭鬼看到!他不自覺的抓緊身上的衣服。
  「哎呀,雖然身體不行,但嘴巴還是這不饒人。」上校笑著:「這就表示你沒事了。」
  「少囉唆!」
  「好好……我先把你放到床上吧。」上校輕輕的將他放到床上,被子也順著蓋上。
  「好啦,你就乖乖的當個病人,好好的休息。」
  「要你管!」氣憤的轉身將被子蓋住頭,以示不悅。
  「哎呀……這樣就生氣啦,這樣子會長不高喔。」
  「你說誰永遠是長不高小芽阿!」被說到了禁字便開始暴走,拳頭就飛了過去。但因為突然的起身而導致了貧血現象,身體無力的往前傾,見狀的上校立刻伸出手將他接住。
  「你沒事吧?」他緊張的看著鋼。
  「少…少囉唆……」
  「現在這個樣子還逞強!」上校口氣稍怒:「閉上嘴好好躺著!」
  說完便將他給安置在床上,伸手摸了他的額頭:「果然發燒了!」
  上校拿起放在旁邊的毛巾放入盆子中沾濕,扭乾後放在病人的額上。


  重複了幾十次後,高燒依然不退,這下子可急了上校。
  「這現在怎麼辦……」上校苦惱的抓著頭……
  「好熱…」病人難過了喘息,似乎連呼吸都很困難。
  「很熱嗎?愛德?」
  「好熱……熱……」
  「那我…幫你把衣服脫掉……」他緊張問著:「那……我脫啦……」
  上校開始將愛德華的衣房上的釦子一一解開,每當解開一個,空氣中的氣氛越來越僵,呼吸開始急促。
  終於解開了所有的釦子,上校將衣襟撩開,愛德的肌膚一下子映入的上校眼簾,緊張的心情不由而生。只是一個小孩子的身體就讓自己緊張成這樣如此,明明自己也有一樣的身形,而現在因為看到愛德華的裸身而感到燥熱,對於這樣子的狀況連上校他自己也沒發生過。
  「愛德……」
  「熱……」愛德華還是不斷的說著這字,手緊抓著被單,臉上不斷的冒冷汗,痛苦的表情全寫在臉上。
  「愛德……」上校緊握住愛德華的手「我現在能幫你做什麼?」他問著
  「水……水……」「我知道了。」上校將擺在一旁的水杯倒入水,正準備要給愛德華喝,發現到現在的愛德華的情況沒辦法自己喝。這下子又苦了上校……
  「好吧……」上校似乎下定了決心,看著手中的杯子,也看著躺在床上的愛德華……


  「嗨,阿爾馮斯。」一名調兒啷噹樣的軍人朝著那顯眼的銀灰色的盔甲打招呼
  「哈伯克先生,您在做巡邏阿?」
  「是呀,今天我跟上校一起出來的。」
  「那羅伊上校人呢?」阿爾馮斯見狀便問,但前著的臉色頓時抹上一層陰影:「我跟他走散了……不是啦,他說他去……看看……然後我轉身不到幾秒他就不見了……」哈伯克不斷的像阿爾馮斯解釋
  「原來是這樣子呀,要不然我也來幫忙找上校好了。」
  「那真是感激不盡。」
  「那可以先讓我會旅館找我哥。」阿爾馮斯看著手中的袋子:「這是要給哥的補品,得趕快給哥吃。」
  「咦,那小子他生病了?」哈伯克小吃驚的看著那袋子:「既然如此,那就趕快走吧。」
  「嗯。」
  於是兩人並肩同行走向了目的地……而現在的目的地,氣氛依然很僵硬……


  「住……住手……」嬌弱的聲音不斷的發出求饒聲,痛苦不堪的掙扎著。
  「不行……我已經撐不住了……」另一人則不斷的支撐住手說道。
  「走開……」他緊閉著嘴以示抗議。
  「……我說你阿,連吃個藥都這樣子抗拒。」羅伊以燦爛的笑容說著,又補了一句:「果然還是個小孩子。」
  轟轟轟!一連的撞擊聲四起,房間裡十分雜亂,如同颱風過境般片地殘骸。
  「有必要這麼生氣嗎?」
  「見到你就氣!」愛德華繼續暴走:「還有你竟然脫我的衣服!你這大小男女通吃變態!」
  「哈哈,多謝誇獎。」說完,羅伊立刻向前衝去,眼看就要撞到愛德華,而愛德華下意識的護住頭!
  噗颯!兩人雙雙倒在床上,兩人的姿勢是如此曖昧,兩人也雙雙呆住……
  彼此的呼吸都可以感覺的到,四眼相對,看似兩人想將對方的身影牢牢的記住在眼底……
  許久,羅伊打破了沉默:「你真的不吃藥?」
  「我才不要!」大聲的回話,口氣依然是不悅:「你要給我吃的根本不是藥!是鈣片耶!」
  「鈣片怎麼了嗎?」羅伊裝傻,他當然知道愛德華他不喜歡牛奶,當然也不會喜歡鈣片。
  「它的原料是牛奶!牛奶呀!死渾蛋,騙我吃這東西!」拳打腳踢都上了,踢的羅伊小怒的固定住愛德華的手腳。
  「既然你不喜歡“自己吃”,那就讓我“服務”你。」燦笑的羅伊讓愛德華不禁的起雞皮疙瘩。
  「你你你……你想做什麼!」
  「你說呢?」
  「放……放開我!」掙扎還是掙扎,但因身體虛弱加上四肢被固定,已經毫無招架之力,只能任頻宰割……沒錯,就只剩下被宰割……


  「哥,你有乖乖的休息嗎?」阿爾馮斯開門進到了房間,看到自家的哥哥真乖乖的躺在床上,不過有點不像是好好的休息,反而是在鬧彆扭,看來讓他鬧彆扭的犯人就只有坐在一旁的上校。
  「上校!原來你跑到這裡呀!」哈伯克一臉安心的走到了羅伊的身邊,俯身小聲的羅伊道:「霍克愛中尉已經在找您了。」
  「……我知道了。」羅伊起身走向門,邊走還邊說出了一段話,又使得可憐的房間又再次被摧殘……

 


  『不乖乖吃藥的笨蛋。』




END

 

 



§後記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